louis vuitton shoe size chart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医院资讯 > 医院资讯

(图/文)吴激波:等我回来 再上前线

2月16日早上七点,吴激波准时醒了,他条件反射般摸出手机,翻看微信群内的病例分析。过了一会儿,他放下手机,看了看周围环境,这是酒店的房间,不是医院,于是想睡个回笼觉,可怎么也睡不着。

16日,是他离开西苑医院隔离病区,进入特定酒店医学观察的第四天。他说,自己这几天生物钟还没适应安逸生活,身体仿佛还在医院。

“这是一场硬仗”

1月17日,市西苑医院紧急召开会议,正式组建了新冠肺炎治疗组,同时启动疫情应急预案,市西苑医院感染科主任吴激波临危受命,任命为医疗救治组负责人。

对于应急预案的各项流程,吴激波并不陌生。西苑医院是市里唯一一家传染病专科医院,每年都会进行疫情预演。从病人的转诊收治到医护人员的组织,再到后勤物资、接诊流程、药品检验等各个环节,全院上下都很熟悉。

从医近30年,经历了非典、甲流、禽流感等各种流行性传染病的诊疗,吴激波一直在关注新冠肺炎的进展。2019年12月底,武汉传出了“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”的消息,到2020年1月中旬,开始有专家表示“不排除人传人的可能”。根据多年的经验来看,他隐隐觉得,“这是一场硬仗,一场必须要打的仗。”

两天后,西苑医院就转来了第一例疑似病例。这是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妻,发病的是妻子。老两口从武汉回十堰过年,到家没几天,大妈就出现了气喘、咳嗽、发热的迹象,大爷照料了几天,自己也开始有了相似的症状,联想到武汉同小区的邻居已有病例,便赶紧带老伴到医院检查,被高度怀疑是新冠肺炎。

从救护车上一下来,大爷就抓住了吴激波的手,带着哭腔:“染上这个病,我们是不是没得治,活不了几天?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。”

吴激波安抚大爷不要担心,只要进了医院,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。经过检查,大妈有高血压等基础疾病,肺部已经严重感染,情况并不理想。到了晚上,大妈的血压一度又降到了临界值,吴激波一直守在旁边,密切关注着血压,随时调整治疗方案。

为了维持血氧饱和度,他先尝试用面罩无创吸氧的方式供氧,但大妈不耐受,后又改用高流量给氧,到了晚上9点多,病情终于稳定下来,吴激波不放心,又在病房守到凌晨2点多才回去休息。

第二天一上班,吴激波便与十几名同事们一起,正式进入隔离病区。接下来短短3天,第一隔离病区20多个床位就全部收满。

疫情初期,大小杂事都需要磨合衔接,必须争分夺秒。早上八点不到,到清洁区换下自己的衣服,再到潜在污染区穿防护服,戴口罩和手套,然后在办公室进行交接班,吴激波开始总结并安排当天的工作。

吴激波说,进入病房查房之前,必须梳理好所有的工作,以降低进入隔离病区的频次,这样可以避免来回进出扩大污染,能让防护服可以多穿一段时间,疫情初期,医疗物资比较短缺,能省则省。

下午是病患的治疗时间,除了了解每位患者的治疗手段和康复情况,吴激波还要进行流行病学调查,在与病人、家属进行深度沟通后,掌握密切接触者,完善资料记录,为疫情管控及时提供信息。

“这是最重要的一环,越早越详细的梳理出来,就能排查出越多疑似病例。”吴激波说。

家人是我勇往无前的后盾

1月24日大年三十,从病房出来已是晚上8点,吴激波正吃着盒饭看着微信群里讨论的病例,一条好友验证发了过来。

刚通过验证,手机响起了微信视频的声音。吴激波接通视频,80岁的父亲出现在镜头面前,让他意外不已。因为之前父亲一直用的是老人机,只会简单的接打电话。

“今天是除夕夜,你吃饭了吗?”父亲隔着屏幕冲吴激波挥挥手,他赶紧举起碗筷给父亲看。父亲说,知道他忙,也怕他打扰工作,让有空了就视频一下,报个平安。

今年春节,吴激波本打算回丹江口老家过年,年后就是父亲的80大寿,但状况突发,他只能拜托妹妹回去照顾。妹妹说,父亲实在担心他的状况,便让人买了智能手机,注册了微信,一步步学会了发视频。

跟父亲聊了一会儿,吴激波又给妻子打了个电话。算一算日子,他们已经有小半个月没见面了,尽管都在同一家医院工作。妻子就在检验科上班,他进入隔离病区一个星期后,妻子也正式返岗,投入到检验病毒的工作中去了。

“两个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的人,见面了也不一定认得出来。”吴激波说,两人都是医生,冲在一线责无旁贷,可女儿大学毕业后难得回来,这个春节父母在防疫一线奔波,她只能去小姨家过年。过去他是女儿的依靠,现在女儿成了他勇往无前的后盾。

好在女儿一直理解并支持他们的工作,只是担心父母太拼而得不到休息。女儿知道,父亲的手机24小时待岗,晚上在微信群里一会诊就到了凌晨两三点,几乎没有睡过一个整夜觉。

在隔离病区的20多天里,吴激波记住了病房里很多小而温暖的故事。有个姓徐的病人,才30岁,大家都叫他小徐,大年三十转诊过来。他除了发烧,没有别的症状,治疗了两天,体温就控制住了。几天躺下来,小徐坐不住了,开始给自己“找事做”。

隔壁床的老爷子70多岁,因为合并高血压、心脏病等基础疾病,情况一直不大好,有时候护士忙不过来,小徐就自觉过来搭把手。老爷子想小便,小徐就去帮拿尿壶,想去厕所洗漱,他就扶着跟进去照顾,有时候去打开水,小徐干脆把一个病房的水瓶都“承包”了。

几天下来,爱说爱笑的小徐让病房不再沉闷,几个病人一扫之前消极情绪,开始积极配合治疗。病人们都说,如果医院要选“优秀病号”,一定非小徐莫属。

2月10日,吴激波接到第二天离开病区进行医学观察的通知,他第一时间去看了那对第一例转运来的老夫妻。确诊之后,经过20天的治疗,大妈恢复的很好,白天不戴氧气面罩,可以活动七八个小时。

得知他要离开的消息,大妈拉住他的手恋恋不舍:“原本想着可以一起出院,再好好谢谢你。现在你先出去了,吴医生,我们老两口会一直记得你。”

在酒店的这些天,吴激波得知很多患者陆续治愈出院,这让他很高兴。在酒店的几天,他也没闲下来,一直密切关注着新冠肺炎的最新进展,和同事们通过微信电话会诊分析病例。“等14天医学观察期一过,我还要重返前线、再战病毒!”吴激波说。

 

 


更多

更多视频栏目

常用电话

  • 0719-8581277办公室:
  • 0719-8582511人事科:
  • 0719-8582506医务科:
  • 0719-8582507医保科:
  • 0719-8581251感染(结核)科:
  • 0719-8581238老年病科:
  • 0719-8582517中医康复科:
  • 0719-8582522妇产科:
louis vuitton shoe size chart

louis vuitton shoe size chart